死神之苍穹舞,无限同人之活下去

张玉芬接到一位婚外情受害者的求助,她耐心地听对方诉说,并提出自己的参考意见

死神之苍穹舞,无限同人之活下去经过近6年的蛰伏,张玉芬这个被人们誉为“中国第一女子侦探”的西安女子,在2015年的早春二月再次闪亮登场——2015年2月12日,《华盛顿邮报》在头版头条报道了中国张玉芬的故事;2月22日《参考消息》引自德新社报道《女侦探专捉二奶引人深思》。近年来,随着打击腐败力度的增强,很多的官员是在被情妇举报之后才接受查处的,“情妇反腐”成为了网络上的一个热门词汇,这让备受争议的张玉芬再一次进入人们的视线。

子建侦探社专抓”二奶” 获称中国第一女侦探

3月13日下午,在西安朱雀门内一家咖啡馆,记者见到了刚从北京做节目归来的张玉芬,了解到她的近况,听她讲述了一些不为人知的曲折故事,并向记者坦言:“我老了,已经‘杀’不动了。”如今,她的微信账号已更名为“中国妇女维权第一人”。

丈夫出轨让张玉芬改变人生

两部取证用的手机,两个收集证据和记录举报的小本本,一副宽边墨镜几乎遮住半个脸面——从2003年在西安成立了“火凤凰商务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从事侦探事务;再到2014年投入近10万元在北京开办“情感驿站月亮湾”——年近六旬的张玉芬除了岁月在眼角无意中增添的几道皱纹,她的装扮没有任何改变。

18年前,丈夫背叛出轨,她屡屡以重婚罪起诉,张玉芬从手机相册中调出照片,“看,这就是那个女人”,在此她没有借用“狐狸精”的称谓,记者看照片中的女子,并没有发现什么独特之处,但就是这么一个平凡的女子却导演了一部夺情大戏,从而改变了张玉芬的人生。

据张玉芬回忆,上世纪70年代,死神之苍穹舞,无限同人之活下去,她是下乡当知青时和前夫郭某认识的。1981年,两人结婚,第二年,儿子出生。夫妻俩安宁美满的生活持续了14年。直到1995年,张玉芬开始听到丈夫出轨的消息。随后,她发现诚实守时的郭某开始越来越少回家,从最开始的一周一次,到一个月一次,甚至半年回家一次,她才知道真的出事了。面对张玉芬的质问,郭某在家里正式和张玉芬摊牌:“我们离婚吧,我外边有人了,我要跟她过。”第二天,郭某离家出走,卷走了家里所有的钱,甚至连床单都没留下。

事情发生在1997年,当时张玉芬觉得整个人都蒙了,经过几天的反思,她决定用起诉重婚的方式报复出轨的丈夫,维护自己和儿子的权益。由于涉及个人隐私,很难取证,警方和妇联无法帮她,她只能自己取证。她得到了许多相片、录音。

移师北上替受害人维权

经过10年的诉讼,2007年6月9日,陕西宝鸡市陈仓区法院判决张玉芬与郭某离婚。虽然未能支持张玉芬对前夫的重婚起诉,但基于她提供的证据证明了郭某与他人姘居的事实,法院将原来二人共同的住房判给了张玉芬。

2004年,由于种种原因,“火凤凰商务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被迫注销,而当初和她一起创办“火凤凰”的9姐妹因丈夫出轨难讨公道,抑郁纠结,忿忿不平,先后患癌症离去,如今就剩她一人孤军奋战。自称意志坚强饱经风霜的张玉芬,每每讲述到此,也是黯然伤神。

“当时一些不了解实情的人都以为我隐身江湖了,其实,我并没有退却,只是把阵地从西安搬到了北京。”

自从2003年在北京电视台第一次做妇女婚姻和丈夫出轨问题的节目,看到电视台楼下围满了从全国各地慕名前来对夫妻出轨投诉咨询的人,做完节目后,她接待了56位投诉者,像开处方一样,给每位投诉人写上了办法和建议,事后她的胳膊都抬不起来了,但她多少有些成就感。从那时起,她就有了移师北上的念头。

当时慕名咨询投诉的人很多,其中年龄最小的投诉者只有23岁,最大的投诉者80多岁。那会张玉芬开通了婚外情咨询热线,曾经一天接100多个电话,最多的一次是164个。

2006年,为了维持生计,张玉芬只身一人来到北京,在一家保健医药公司做高级顾问,同时宣传促销产品。2009年,当她与全国各处的16个遭遇相仿的女子共同发起“同盟”时,她没有像当年那样义愤填膺,而是聘请法律专家给与会者辅导《婚姻法》《妇女权益保护法》《刑法》,讲“怎样保护婚姻?男人出轨怎么应对”,讲“如何收集证据,以及法律对重婚罪和遗弃罪的认定”等等,已经变得非常理性。从那时起,张玉芬一边给婚外情的受害人进行心理疏导,一边代理诉讼,依法维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98资源窝 » 死神之苍穹舞,无限同人之活下去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